当家里多了二宝,别让大宝被冷落!

日期:2020-12-23 20:55:56 作者:xiaoyong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最近,「妈妈PLAY」里许多妈妈们,都添了老二,今天下午我闲来无事,陪着儿子去参加「幼儿绘本读书会」,看到当初满地乱爬、牙牙学语的老大们,突然都多了个弟弟或妹妹,一方面觉得有趣,一方面也不免感叹时间过得好快啊!一年半来,当初热中于讨论母乳、副食品、宝宝用品的妈妈们,现在都开始交换起教养问题、寻找幼稚园等不同的话题来了。当然,另外还有一个很困扰人的问题,那就是——当家里多了老二……

当家里多了二宝,别让大宝被冷落!
 

很多教养书里,都谈及老二出现时,老大的很多情绪反应:嫉妒、吃醋,甚至行为退化的状况。
 

我很幸运,我生老二的时候,这些状况几乎都不曾发生。今天下午,我跟一些妈妈小聊了一下自己当初生老二时所采取的一些小小、不同的作法,回来想了想,或许我应该把它写下来,也让其他妈妈可以顺便参考。
 

从怀孕到生产,都有老大的陪伴
 

首先是怀孕时,我尽量让女儿能够提前了解,即将有一个宝宝会在未来加入我们的生活。然后,在怀孕期间,我尽我所能的,将未来会有的变化,提前先处理好。
 

我的老大跟老二相差三岁四个月。怀老二时,我还在壹周刊上班,我婆婆在我家另外帮我小姑带她一岁的儿子,所以一方面为了不要让婆婆一次带三个小孩、太过劳累,一方面也避免老大在弟弟出生后,沦为电视儿童,所以当时我决定让即将满三岁的老大,去幼稚园念幼幼班。
 

但是,爸爸妈妈一定要记得,年幼的孩子一次只能一次适应一件事!所以我按部就班的先让女儿在我怀孕中期完成离乳,然后在老二出生前五个月,就先带她先适应幼稚园。因为,我不希望在弟弟诞生后,才带她去上学,让她有被妈妈抛弃的感觉,或者觉得是「弟弟」害她得去学校。
 

第二件事,就是我严禁所有家中成员说一些类似:「妳再不乖,等妈妈生了弟弟就不要(爱)妳了!」这类蠢话。
 

凡是有外人这样说,我一定会当面加以驳斥:「阿伯是乱讲的,妈妈永远都最爱妳!」我也不喜欢朋友再得知我怀的是儿子时,对我直说恭喜、恭喜,我总是说,其实我比较喜欢女儿。为的就是要让老大知道,妈妈仍然最爱她。
 

生产当天,我让先生和老大一起陪我去医院。整个生产过程,她都守在病房外,(我是剖腹产)不肯离开,我也交代先生不要强迫她回家,让她陪着我。所以,她是挥着手看我进手术房,也是跟先生一起看到刚出生的弟弟,以及妈妈推出产房、戴着头套、憔悴不堪的模样。虽然,躺在病床上的妈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,让女儿看着我的眼光有一点陌生,但我可以跟握着她的手、和她说说话,让她从头到尾都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以及……妈妈绝不会因为新生的弟弟而抛下她。
 

住院的第一天晚上,我跟她详细的解释了我暂时不能回家的原因,因此她很乖的跟着阿嬷回去。(不过,后来听说,她坚持要跟爸爸睡在我的大床上,不肯睡阿嬷房间。)
 

第二天一早再来看我(我生老二隔天就是除夕,学校放假)。此后的每一天,她起床后就来医院看我,跟我一起吃早餐、午餐。甚至午睡时,我也让她挤上病床,睡在我的身侧。我住院八天,女儿天天都来报到;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病房太无聊,还是妈妈穿着病院服看起来怪怪的,她每次要回家时,都是头也不回的走掉,反而让我很难过的红了眼眶,心里好失落。
 

每天给老大一小段独占妈妈的时间
 

回到家后,为了不让她觉得生活有什么不同,她还是睡在妈妈右边的老位置,弟弟则睡在我的左边。晚上,我还是保持着每天和她讲睡前故事的习惯,即使是弟弟正在吃奶,我也躺着让弟弟一边在胸口吃奶,一边拿著书和她讲故事。说起来很贴心,女儿反而经常会体谅弟弟要吃奶,自愿换边睡,或是配合我的姿势听故事。
 

产后坐月子期间,没有意外的话,几乎都是阿嬷或爸爸给弟弟洗澡,而我跟女儿一起洗澡。每天那段时间,是我们唯一且珍贵的独处时间。
 

我给她洗澡时,她会告诉我学校的事、她今天做的事,而我则会很认真的倾听。我觉得,在有了老二之后,每天给老大一小段独占妈妈的时间,是很重要的!每天洗完澡,我照例再为她擦干身体时,都会问一句:「桐桐,你觉得妈妈最爱谁?」女儿总是咧嘴很有信心的回答:「我!」而我也会用力抱住她亲吻:「答对了!」
 

这个「最爱你」的保证,在当时,真的很重要!绝对不要吝啬去保证这件事!(也不用担心『不公平』的问题,还是婴儿的弟弟,要到三年后才会问同样的问题啦!届时,只要在私下维持同一答案,而在两人都在场时改说:「一样爱啦!」就可以了!)
 

绝不要因为老二去斥责老大
 

最后一件事,就是,要请妈妈记得,除非发生性命攸关的事情,绝不要因为老二去斥责老大。妈妈们一定要记住,当老大飞扑往床上躺着的弟弟,看起来一副要把小婴儿压扁扁的时候,千万忍住嘴巴里的那一句:「小心!妳会压到弟弟(妹妹)!」放心,以他们的体重,婴儿顶多只是暂时停止呼吸,压不死的!
 

更不要觉得奇怪,为什么「天堂有路妳不走,弟弟(妹妹)躺在哪里你就非要从他身上过!」虽然我至今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道理,但据我的经验所得,每家的老大小时候好像都是这样,但却也从来没有听说哪个老大把弟弟妹妹踩死的!所以,那句:「旁边那么宽你为什么非要从他身上跨过去不可?这样很危险!妳会害他受伤你知不知道!」就赶快收起来吧!
 

这一点,我的确是贯彻得非常彻底。就连有一次,女儿为了逗弟弟笑,用一个塑胶杯不停的用力盖在地上、发出声响,结果后来一不小心,把弟弟的大拇指削掉了一块肉,血流入注,我也没有骂过她半句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姊姊爱弟弟,这就够了!小小皮肉伤,只要不危及生命,那个笨小子将来长大根本就不会记得!比起手足之情,这又有什么重要呢?。
 

所以,从弟弟回家那天开始,我一直提醒自己,绝不因为弟弟而让姊姊挨骂。反而经常对才三岁多的她感到很抱歉:因为妈妈要照顾弟弟,而牺牲了很多陪她的时间,她经常要默默的等待妈妈忙完,才有时间跟她玩个游戏、看本书。而且,偶尔也会因为弟弟,会受到阿嬷的斥责,这让我更加心疼。
 

可能是因为这样,所以,在老二出生的那一年,女儿完全没有「老二症候群」,她一直信心满满,觉得弟弟根本不是对手,她在妈妈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极为巩固。所以,她从来不会偷打弟弟、嫉妒、吃醋、抢着要抱抱,行为退化也没出现,适应极为良好。
 

而那个傻弟弟呢,也在众人的呵护下长大。虽然妈妈少帮他洗了几次澡、抱他时间也不如抱姊姊的多,但他多享有了姊姊的爱,倒也十分快活呢!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